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天机论坛,345649.com,78222彩码数理分析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天机论坛 > 推荐几本关于至上励合的小说包括网址。(主角是雪阳、小美)

推荐几本关于至上励合的小说包括网址。(主角是雪阳、小美)

时间:2019-11-21 18:55 来源:未知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抱膝坐在窗台上,外面是星星点点的繁华夜空,心却莫名其妙地空下来很大的一块。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马雪阳哀愁的脸,和撞到了自己后却坐在地上不出声的模样。刘洲成不知所措,明明是自己被别人撞到,出声安慰的人却是自己。

  马雪阳,说实在话是个长得很漂亮的人,很少有男人会有漂亮这个形容词。马雪阳听完刘洲成的话,反而一笑,你不也是很漂亮的吗?

  后来刘洲成才知道,那天的情人节为什么马雪阳会一脸的不开心,因为,马雪阳的女朋友,很委婉地给了马雪阳一张“好人卡”。

  马雪阳只能苦笑。“她们说,就是因为我性格太温了,她们要的是男朋友,而不是一个父亲。”刘洲成沉默以对。可是为什么,他偏偏觉得马雪阳,温柔得恰到好处。

  他看着马雪阳交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又被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甩掉,心里空落落的感觉日益增加。

  到最后,马雪阳用手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烦躁道:“难道我对应该跟男人谈恋爱?!”

  他不能保证马雪阳听完他的表白之后还能和他正常的来往,毕竟,同性的相恋在这个社会上,还是不太主流的吧。

  “啪。”?刘洲成从臂弯里抬起头来,旁边的窗户上缀着一些的水滴。慢慢地、渐渐地,水滴开始多了起来——下雨了。

  “啊。”一声小小的惊呼,抬头看向石英钟,刘洲成清秀的眉毛轻微地皱了起来。十二点了……他还没回来……

  下意识地走下窗台穿好衣服,快速地整理好,顺手拿起放在门边的伞,准备出去了——这个时候还没回来,大概又是在哪里被女朋友甩了然后在街上游荡吧。

  关掉灯之后的房间瞬间空落而黑暗下来,刘洲成愣神了一秒,然后摇摇头,开门。抬脚,出门。

  第几次被甩掉了?马雪阳郁闷地叹了一口气,走过灯火阑珊、繁彩刺眼的店铺,眼睛被一对又一对情侣相握的手刺痛,下意识地收拢了一下衣襟,却阻止不了寒风的入侵。

  站在十字路口,左脚正想踏出去转弯,到左拐能到达的街心公园,却犹豫了一下,微微呼了一口白雾,往右边转去。

  抬头看,眼睛瞬间被滴下来的水滴到,有点痛,连忙揉揉。现在,连手背、额上,发上,都能感觉到一样的水滴了。

  站到家门前,随意地甩甩发上的水珠,正准备推开门进去,手正攀上门把,门把却自动旋开,某个人影撞进自己怀里。

  “啊……”刘洲成瞪大的眼睛近在咫尺,马雪阳一阵骤然的窒息,不太自然地把刘洲成推离,“雪阳你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还在大街上呢。”

  笑得灿烂地把马雪阳拉进屋里,一回头瞥见他头发上的水滴,下意识地凑上前去温柔地把它们一一拈下来。马雪阳却身子一僵。

  刘洲成的长睫毛,大眼睛,认真的神情,还有身上若有若无沐浴液的甜香味,发上轻柔的触感,无一不撩拨着马雪阳的心跳。.

  刘洲成愣了一下,随后又立刻荡开了温暖而炫目的笑意,“这样啊,那,你快去换身衣服吧,这样很容易感冒的。”

  刘洲成一个人站在原地,手紧紧抓着衣摆。落寞的表情在脸上一览无余,晶莹的液体在眼眶中打转。“雪阳他……我做错了什么吗?”

  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强装笑脸的刘洲成拿着杯热水上前,递到马雪阳面前:“你喝了这个吧,现在天气冷,喝杯热水还是好的……”

  刘洲成手足无措地看着地面上的玻璃杯碎片,看了一眼马雪阳后毅然蹲下身子去,伸出手就要捡,马雪阳一见也蹲下身子去猛然抓住刘洲成的手,皱着眉头道:“不要用手捡,拿扫把扫走,小心弄伤手。”

  对方半天不答话,马雪阳疑惑地抬头,发现刘洲成低下脸,虽然很不真切但还是能看出,刘洲成的脸有些红,马雪阳也这才发觉自己到底把人家的手攥得有多紧。

  侧过脸,把手松开:“用扫把扫开吧,别弄伤手。”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留下刘洲成惊愕又委屈的脸。

  “所以,你就这样跑出来投靠我了一个星期?”身旁的男人毫不留情面地大笑起来,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指着马雪阳,“啊哈哈哈……说、说实在话……我真为小美感到伤心,啊哈哈……哈哈哈哈……”

  马雪阳颇有些烦躁,冷眼看着旁边俊朗的人:“李茂我来你这里不是来给你嘲笑的。”

  “好、好好……我不笑了好吧?”李茂一抹眼角笑出的泪光,端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马雪阳的,然后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你想怎样?”

  李茂笑着看着马雪阳的样子,半晌之后,摇摇头道:“雪阳啊,我发现你其实蛮迟钝的。”

  “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来告诉你吧,你大概是……呃……喜欢上小美了?”

  李茂抽搐着右半便脸看着摔在地板上的马雪阳,“喂我说,不用震惊到这个程度吧?”

  “怎么,你歧视同性的相恋吗?”李茂挑高半边眉,依旧坐在高脚椅上从上面看马雪阳,也不伸出手去拉人。

  “没有,我只是……”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马雪阳手撑着额,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轻皱眉头。

  李茂看着苦恼的马雪阳,突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把马雪阳拉起来,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和小远要得到你的认同还真是困难啊……”

  李茂猛地翻了个白眼,“果然说你迟钝就是迟钝,小美说得好,就算是没眼睛的也看得出来我和小远有事儿!你……!”

  “咳咳……”张远从卧室伸出半张阴影密布的脸,“李茂你再这么大声说话,这一个星期你就睡地板沙发去吧!!!”

  “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李茂嘿嘿着赔笑,然后重新转过脸对马雪阳猛使眼色,“马雪阳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了解你为什么会这样了你就回去自己解决吧你已经严重影响我和小远的‘性福’生活了BLABLABLA……”

  撑着伞的刘洲成明显也在找自己,焦急的脸在看见自己之后忽然明亮了起来,慌忙跑过来,却不小心被石头绊着了脚,差点跌倒在地上。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明亮的脸又突然黯淡下去,抬头看向马雪阳,刘洲成一只手绞着衣摆,贝齿咬着下唇:“雪阳……别生气了好吗……我要是有什么没做对,你就说出来!我、我……”

  放慢声音,马雪阳微微笑了起来:“你什么都没错,我也没生气,我只是有些事情找李茂而已,好了我们回家吧。”

  刘洲成有点愣神,他从来没见过马雪阳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就像……就像是对待一块自己的珍宝一样……心里颇有些欣喜,由着马雪阳半推半拉地把他带回家。

  喜欢上同性又怎么了?马雪阳微微眯起眼睛看向身旁笑得很满足的刘洲成,心里也被满足一寸一寸的填满。